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教师教育振兴与师范院校的使命

教师教育振兴与师范院校的使命

更新时间:2019-11-09 14:51:08

在实施教师教育振兴的同时,如何改变我国传统的教师教育?应该如何建立新的教师教育体系?新时代新教师应该做什么?这些都是我们面前的时代命题。

“因此,教师说教、教导和消除疑虑”。教师教育是教育的母体,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动力源泉。如何振兴教师教育?日前,由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主办的“庆祝第三十五届教师节暨2019年中国教师发展论坛”在湖南师范大学举行。与会专家围绕“教师教育振兴与师范大学使命”主题进行了深入系统的讨论。

“教师教育的振兴和师范大学的使命是教育发展的重要内容和现实课题。国家发展以教育为基础,以教育为导向,教育发展以教师队伍建设为基础,以教师队伍建设为导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主进步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蔡大峰引起了与会者的极大关注。

传统师范教育时代的“痛苦”

面对新时代、新技术,传统师范教育有哪些不足,应该进行哪些改革?

"一体化程度低、资源配置不平衡和共享不足是我们面临的重要问题."湖南师范大学校长刘琦君在主旨发言中表示,整合程度不高,主要是指师范教育课程资源开发的单一主体,忽视了教师、学生和教育行政部门在其他学科的多元参与。资源配置的失衡主要是由于教学设施和实验实训场所相对落后,以及课内外教学、理论学习和专业实践的松散结合,导致师范教育活泼自主的教育模式弱化。缺乏共享主要是由于随着大规模网络教育学习的发展,无处不在的学习环境中教师教育课程资源相对分散、共享和开放。

“正常的教育体系确实被削弱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员比例相对较低。“通用-通用-通用”教育模式尚未完全实施。这是教师教育转型发展的现实。”教育部教师工作司督察刘建通在专题报告中说。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主任朱旭东认为,在目前由师范学院、综合学院、职业学院以及中等、高等、本科和研究生层次组成的师范教育体系中,低端师范教育的数量很大。特别是在当前“双一流”建设的背景下,师范院校在双一流建设中的比重相对较小,教师教育供给方改革的相应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如何提高师范生的培养质量,如何使师范院校教师从学科教育向学科教师教育转变,从中小学教学向大学教师教育转变,如何将师范院校教务办公室的职能拓展到教师教育办公室的职能,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朱旭东说。

江西师范大学校长、江西省民进委副主任梅郭萍在办学实践中发现,目前师范院校培养的师范生存在“三大”不足:动力弱、发展被动、成长不积极;这个过程是无效的,开发更受控制,独立开发更少。内容不完整,师范生接受的“知识与能力”教育较多,但职业情感和价值认同较低。中国人民进步党中央教育委员会委员、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的蒋奇认为,这与教师教育中某些课程内容的过度泛化和空洞化有关。“虽然脱离学习情境的教育显然响应学生的专业发展,但它忽略了学生成熟、社会化和专业化的背景”。

“当然,这与师范生素质的下降有关,尤其是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的“托基”背景、师范教育实践中的薄弱环节、师范教育中教师专业发展能力的缺乏等诸多因素。”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刘铁芳说。

为振兴教师教育插上“智慧”的翅膀

与会者认为,师范生实践能力不强已成为普遍现象。因此,必须尽快构建以实践为导向的教师教育课程体系,积极构建师范生职前和职后综合培训体系。

推进一流专业教育、一流教师教育和一流智能教育的深度融合,构建师范生职前和职后综合培训体系今敏中央教育委员会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易立指出,只有这样,传统师范教育才能被赋予“智力”翅膀,从而加快培养德才兼备的“教育家型教师”。

对此,刘铁芳提出了教师教育发展的理念,即“统筹学校的学科部门,通过岗前和岗后培训”。刘铁芳认为,高校教师、教师和科研人员以及一线优秀教师应该协调起来培养师范生。为了提高师范生的实践能力,加强实践基地建设,与教师继续教育学校、优质中小学、社会文化机构合作,帮助学生实现专业素养尤为迫切。对于学校的优秀教师,我们可以继续完善以往的教师脱产深入学习制度,如教育硕士学位面试,使他们在履行职责后能够发展。

刘琦君提出了“空间协调”的概念,即充分利用学校现有资源,与相关师范教育机构合作,提高师范生、优秀中学教师、优秀职业教育教师、农村教育硕士的培养和培训,使师范生的职前和职后培训“全面发挥作用”。

代表们还说,教师教育的发展离不开教师管理制度的全面改革。刘建通表示,要创新和规范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优化义务教育教师资源配置,完善中小学教师招生录用制度,深化教师职称和考核制度改革。

如何促进教师教育的振兴,刘建通认为应该采取“四步走”:绘制施工图,实施《振兴教师教育行动计划》(2018-2022年);打造“老字号”,发挥师范院校的主体作用;打好“一流”牌,建设一流的教师教育,培养适应未来教育变革的新教师;守住生命线,实施师范专业认证制度,从源头上建设一支高素质的专业创新型教师队伍。

“振兴教师教育,必须与时俱进,建立灵活开放的基于互联网的现代教师教育体系。”针对代表们提出的整合水平低、资源配置不平衡、共享不足等问题,朱旭东表示,前沿学科、综合学科和跨学科学科的研究成果应该整合,如信息技术、学习科学、认知神经科学等。,并应用于教师教育的内容、教学方法和综合实践,构建一个具有人工智能和教师治理、教师教育课程和教学、师范生实践和教师培训的高度一体化的教师教育体系。我们将在新的时代重建中国的“网络”教师教育体系。基于大数据、云计算、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等现代信息技术,我们将构建一个教师教育系统,将这些技术应用于教师教育的各个方面,如课程、教学和实践。

虽然现在很多高校都开设了与师范教育相关的专业,但我们不能淡化“师范性”,而应该突出专业,因为师范教育本身具有很强的实践性、人文性、行动性、沟通性和转化性青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李小华说。

与会代表对此高度赞同。东北师范大学国际比较教育研究所所长饶从满提出从终身教育和专业教育的角度重视教师教育,尽快构建一体化的教师教育体系。戴易立认为,教师教育必须是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的结合,教育研究与教育服务的结合,专业教育与智能教育的结合。中国人民进步中央教育委员会主任、山东省教育厅一级督学张志勇表示,“与以前的高等师范教育体系相比,当前的师范教育必然是一种融合普通教育、学科教育和高等教育教师教育的持续的‘大师范教育’,是一种让学生具有高度职业选择意识的教师教育”。

与会代表普遍认为,振兴教师教育的当务之急是推进师范生培养机制改革,深入实施优秀教师培养计划2.0,办好高水平、特色的教师教育机构和教师教育专业。全面推进师范生免费教育制度;推进高水平大学和综合性大学教师教育,坚持“以学生为中心、以产出为导向、持续改进”的教师专业认证,为最优秀的教师提供保障。

让更多的教师成长为优秀的教师,甚至教育者。

应该鼓励教师,同时应该鼓励教育,振兴教师教育。最终目标是教师。

湖南省长沙市双语一中副校长蒋李玲作为民主进步党的一员,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说:“教师的振兴首先是师德的振兴,理想正是教师振兴的动力之源。要成为一名教师,首先必须有爱并且能够爱,这是教师职业的核心。"

“身份是教师专业发展的起点,美德是教师做好事的基础,自律是教师成长的条件,激情是教师成长的动力。”梅郭萍补充道。

“为了让更多的教师成长为优秀的教师,甚至教育者,我们不仅要为他们提供一个专业成长的平台,还要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给予教师充分的休息权利,并给予他们“减轻负担”的法律保护。”中国教育协会副主席、湖北省人民进步委员会主席、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宏宇提出。

基于近年来教师专业成长的实践案例,刘铁芳指出,新时期教师应尽快实现几个转变:从注重“教”到“学”,再到注重“教”,让学生成为独立完整的人;从注重资源和技术到注重师生之间的真正交流;从过分注重教育理论教学到激发学生的实践兴趣和根深蒂固的意识,师生的生活可以共同成长,使生活更有意义。

本次论坛应关注“农村教师”成长的话题,以促进教师教育,这也引起了与会者的极大关注。

“教育是农村的精神家园,也是社会和家庭相联系的家园。我们致力于培养农村全科医生和优秀教师,使作为“未来教师”的师范生有更多的农村教育感受、对教育专业的更好理解和更优秀的教育能力。李小华说。

安徽安庆师范大学师范学院院长吴朱元特别介绍了该校培养农村教师的典型经验。他说:“学校提倡‘边做边学’。师范生愿意实践和支持教学。农村教师愿意带路。让我们未来的教师真诚地拥抱大别山,发展成为能够走下去、留下来、教书育人、发展壮大的农村教师。”

在这个论坛上,一些代表担心激增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学校将来会消失吗?教师教育仍然那么重要吗?教师职业会继续存在吗?”

对此,戴易立的回答是,“教育是师生之间的交流,灵魂与灵魂的碰撞。未来的教育可能不需要只教书的老师,而是需要懂得如何教育的老师”。

今天的语文教师不仅需要基本的教学素质,还需要有语文视角、文化责任感和生活感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民主进步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朱永新在闭幕词中强调:“今后,我们学校的形式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教师的生存和发展状况也会随之变化。智者是主人。因此,我们应该努力把握教师成长的关键因素,为他们提供激励机制和技术支持。"

《中国教师日报》,第12版,2019年9月18日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pt老虎机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 江西11选5投注



上一篇:习近平会见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
下一篇:推进电力现货市场建设 构建现代电力市场体系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zaenah.com 江滨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