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③

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③

更新时间:2019-11-08 09:00:41

2019年气候行动峰会于纽约时间23日结束,此后联合国高级别会议周也开始了。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席峰会并发表讲话。王毅在讲话中强调了多边主义的重要性。各方应遵循“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关于“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近年来引起国际广泛关注的中国“国内剑术”就是一个例子。自2017年7月以来,中国海关总署对特定的“外国垃圾”实施了入境禁令。2018年初宣布打击走私的“海外宝剑行动”大大加强了对外国垃圾走私的打击。

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将于美国东部时间2019年9月23日在纽约举行。视觉中国信息地图

尽管这一举措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但也伴随着一些批评。一些发达国家表示,此举将严重干扰全球废料供应链,但中国外交部表示,这是中国政府改善生态环境质量、确保国家生态安全的一项重大举措。

过去,中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是来自发达国家的外国垃圾的主要接收国。中国应该继续进口外国垃圾吗?以前的全球废料供应链合理吗?

格雷森·肖尔对上述两个问题持否定态度。肖尔是一位致力于循环经济研究的年轻学者。自从进入国际发展政策研究领域,他就一直关注这个领域的垃圾处理问题。9月24日,苏尔新闻采访了肖尔。他高兴地看到,中国政府决心推进这一政策的实施。

循环经济:将废物和垃圾排除在经济发展之外

“剑行动”给北美和欧洲的市政当局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投资和扩大国内回收行业,以处理生活垃圾。因为中国不再处理大量进口废物,这些国家将有更多动力自费建立废物回收和废物减少系统。”肖尔说。

进口到中国的部分垃圾不是可回收垃圾,进口的可回收垃圾数量庞大,无法完全合理处置,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中国的环境污染。在“国剑行动”大力推广之前,许多西欧国家过度依赖中国进行垃圾收集。他们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城市回收率,但是他们自己的国家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大规模回收工业。因为与向中国运输可回收废物相比,在中国建立回收产业的成本效益并不明显。

类似于“家剑行动”的国家政策是推进循环经济体系的前提。垃圾是我们每天都参与的产品,是循环经济企业发展的重要投入点。随着各国提高进口“外国垃圾”的门槛,近年来在本国和大型企业建设本地垃圾回收设施的趋势也出现了快速增长,这也符合循环经济的发展原则。

循环经济的概念符合本次气候行动首脑会议的倡议。峰会强调了低碳发展和可持续性的重要性,并建议通过碳交易等市场手段加快全球经济模式的转变。循环经济是转型的目标之一。循环经济倡导将废物和污染排除在经济发展之外,提高物资的可持续利用率,从而促进生态系统的再生。

Shor在采访中提到了为什么他选择循环经济作为他的专业发展领域。首先,全球环境变化的危机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挥舞”,气候科学家也没有用语言来有效地解释这场危机对人类的影响,这显然与过去个人的日常生活有关。其次,有许多强有力的环境保护倡议,但没有实际的执行政策来跟踪这些政策的执行情况。最后,环保主义者通常把商业和工业视为敌人,而不是潜在的合作伙伴,这实际上是不可取的。他认为循环经济有很大的潜力来改善上述三个不足。

目前,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正在与迅速演变的废物管理危机作斗争。世界银行去年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快速城市化,未来30年,地球上的废物将增加70%,塑料和基础设施行业的废物产出率最高。

塑料产品包括塑料包装、汽车零部件和耐磨产品。尽管大规模塑料生产始于20世纪50年代,但到2015年,超过50%的塑料产品是在过去13年生产的。肖尔提到,目前,大量堆积且难以回收的塑料垃圾造成了污染,在世界海洋和水道中达到了临界值。亚洲是塑料垃圾对海洋污染最严重的地区。

在建筑业,shor列出了一些数据。世界上40%的垃圾来自建筑物的建造和拆除。随着全球基础设施投资从2019年的2.7万亿美元增加到2029年的3.2万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建筑业产生的垃圾总量将翻一番。

“我不认为我需要在这里详细说明用于制造塑料和建筑材料的化石燃料的大量温室气体排放是如何导致气候变化的。在这些行业的产品生命周期设计中,如果不采用循环经济的方法,就会形成生产更多污染产品的恶性循环。”肖尔说。仅仅把循环经济的解决方案集中在这两个行业就能有效地减少碳排放。它不仅能够实现联合国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而且有助于实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巴黎协定》的目标。

2018年,大连海关查获28起进口固体废物走私案件,核实涉案固体废物7300多吨,价值1亿多元。图为大连海关查获的一些固体废弃物。视觉中国信息地图

废物处理产业化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循环经济的概念不是抽象的,它倡导改变传统的商业模式。例如,Shor使用随处可见的路灯。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中,路灯是由市政管理人员出资购买和安装的。当路灯损坏时,管理人员将拨款购买和更换新的路灯。然而,如果这个过程中的“购买”被“租赁”所取代,它将成为循环经济中的一个良性环节。

“这些生产灯泡的公司将更有动力生产寿命更长、效率更高的灯泡,因为它们可以从持续的租金中赚取更多。以前,他们可能会花相对较短的时间设计灯泡,公司的利润增长取决于用户扔掉旧产品并购买新产品。”肖解释道。

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shor参加了美国环境保护署美国政府间海洋废弃物工作组的工作。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作为美国国务院资助的访问学者访问了台湾,为在台湾的美国研究所提供循环经济建议。他还与亚洲基金会缅甸和泰国办事处合作,利用地理信息系统支持缅甸开发有效的废物管理系统。

东南亚是shor研究的焦点,也是全球海洋污染最严重的地区。绍尔选择台湾作为他的实地工作活动中心,因为他相信台湾在废物处理产业化方面的成就可以为亚洲提供借鉴。

肖尔说,台湾废物处理产业化的核心在于“生产者延伸责任”。根据法律,在台湾生产或进口塑料的公司必须按单位付费,这将进入台湾环境保护局的管理基金,以帮助台湾近700家回收公司收集垃圾。这一战略一直在持续有效地实施,收集了大量用于废物处理的开源数据,收入也涵盖了台湾回收行业150%的成本。肖尔认为,目前大多数气候解决方案都是在西方国家开发和测试的,这不一定适合亚洲的情况。相比之下,上述台湾模式可能更适合亚洲废物处理的产业转型。


500万彩票网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 江苏快3投注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快看!博士新兵走上了阅兵训练场
下一篇:铁钉扎脚,男子面临“截肢”风险!用心大夫这样为他保肢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zaenah.com 江滨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