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国家孩子》:民族诗意现实主义精品力作

《国家孩子》:民族诗意现实主义精品力作

更新时间:2019-11-04 09:27:36

作者:智慧娜,中国艺术学院影视研究所

值此国庆之际,中央广播电视台的电视频道播出了40集电视剧《国家儿童》。电视收视率和网络直播普及率这两个指标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和观众的好评。9月29日,内蒙古四子王旗人物和老人的原型之一杜贵马被授予“人民模范”的国家荣誉称号,这与该剧的流行形成了一种有趣的互动文本现象。

1960年,由于严重的自然灾害,上海和其他地方孤儿院的孤儿缺乏食物和营养。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协调和妇幼、交通、卫生等部门的协调下,3000多名孤儿分批来到内蒙古自治区。内蒙古的牧民称他们为“乡下的孩子”,并收养了他们。“国家儿童”就是基于这一历史。从1960年开始,它生动地描绘了四个来到草原上的上海孤儿的半条命以及这部戏剧长达50多年的辉煌历史过程。这是一部诗剧,展现了淳朴善良的草原民族性格和蓬勃广阔的草原文化。这是一部宏大的历史剧,展现了内蒙古的发展史、民族团结和融合的历史以及改革开放的历史。这也是一部与时俱进的现实主义戏剧,具有深度、厚度和温度。

现实主义创作的深度

画材料是一种责任。该剧以孤儿移居内蒙古的历史真相开始。起初,这出戏没有回避时代的艰辛。它也以深刻的社会矛盾和民族苦难为背景,促使观众呼应整个民族不可忘记的历史真相。“国子监”的命运被用来展示50多年的社会变迁。它书写了绿色的水和绿色的山,建立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增强了国家的综合实力。它有一个小切口,真实的感觉和一个大图案。它体现了戏剧的现实精神和责任。可以称之为“国子监”历史事件的官方宣传工作。

这个作品有质感。该剧贯彻了现实主义的创作理念。它不是赞美无私和伟大的爱,而是用生活的质感征服观众。它用大量真实的场景展现了原始草原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的复杂细节,将社会观念的冲突转化为人物性格的冲突。服饰、化妆、道具通过各种细节更加精致真实地再现了半个世纪来社会风格的变化,乌兰、满都拉等角色的化妆让人无法察觉到演员都是汉族,尤其是成年鲁超的外表体现了完整的“蒙古族”特征。演员的表演简单自然,有些人物带有略带口音的普通话台词和自由转换的蒙古语台词,这两者都符合人物的身份和特点。

这个故事有远见。作为书写内蒙古50多年历史变迁的最重要的作品,它将微观视角与宏大叙事相结合,以国家儿童的生存与成长为主线,结合了支持边疆、支持教育、抗灾、恢复高考、确定家庭生产配额、个体经营、农村电影放映、矿产资源无序开发、草原保护等历史进程。脚踏实地,视野开阔。

角色有肌肉和骨骼。这部相机聚焦于四个孤儿家庭。人物不尽相同,具有时代感,形象生动可信,审美价值高。这个国家的孩子们在生存和家乡、爱情和理想之间旅行。边防人员和知青是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化身,蒙古人民是真诚和开放的象征。对乌兰和满都拉这样的草原母亲的描述不是处女或天使,而是将她们描绘成勇敢追求爱情、坚持原则、纯洁善良的人。体现草原母亲无私爱心的乌兰和投机者徐士铎,通过爱情和婚姻联系在一起,让徐士铎的人不那么恶心。尤其是谢老师,毕竟还是应该葬在草原上。虽然这是一场悲剧,但徐士铎和他的二叔互相交谈,逗得人们大笑。

诗意表达的厚度

我国历史的诗歌是浓缩的。根据历史研究,孤儿进入蒙古并抚养他们的过程非常困难。客观上存在交通不便、沿线医疗条件不发达、食物供应不足、南北温差大、孤儿体质极差等困难。党和政府提出的“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的任务非常艰巨。他们的成长过程与50多年的民族和家庭历史交织在一起。这样的史诗主题很容易变得空洞。但是《国家儿童》是一部激动人心的史诗,将慢慢展开。造物主滤除了所有的艰辛,以草原为舞台。他没有夸大快乐或故意表现痛苦。他只留下了一些情感瞬间和真挚的感情,展现了造物主的真诚和诗意。让党和国家保护人民的基本生存权,促进民族团结和融合,具有深远的意义。

草原文化的诗意表达。牧民对永生的信仰、那达慕大会、放牧和捡拾羔羊等生产生活贯穿了整出戏。剧中有许多场景,一位盲人老人拦住了马头琴。悲伤的钢琴声和低沉的音调不仅成为“民族儿童”融入草原生活、寻找生活动力的精神向导,而且通过一声歌唱、三声叹息来表现草原人民的坦荡浪漫情怀,让观众对厚重宽容的草原文化有了深刻的理解。

草原风光的诗意展示。该剧的场景安排经常显示大场景和特写镜头的有机结合,这是非常强大的。外部场景明亮清晰,而内部场景稳定分层。这些视觉语言不仅展示了草原辽阔壮丽的景色,还映衬了人物的生死观和家庭乡村观,生动地展示了草原人民的精神家园。特别是在电影结尾,为了实现养父哈图的最后愿望,鲁超决心保护草原的地块,这体现了人们对绿色发展理念和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无限希望和感受。

小说叙事的温度

叙事角度是新的。根据历史数据和相关研究,移居内蒙古的3000名孤儿中大多数是婴儿。“国家儿童”这一主题首先以新闻报道、报告文学、小说和专题研究报告的形式出现。近年来,艺术形式变得更加多样化,包括电影、电视剧、纪录片、电视栏目节目、戏剧和舞台剧。这些文学艺术作品中,有些侧重于“草原母亲”的表达,而另一些则把了解孤儿身份作为他们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切入点。“国家儿童”选择了四个已经记录他们生活的较大的儿童(6-8岁)。他们从主动或被动接受蒙古族身份,到对草原生活方式的深刻认识,再到在草原建设和保护中的出现,展示了中国文化与蒙古族文化、城市文化和草原文化的交融,体现了民族融合的伟大意识。

展示新的情感。该剧以全景的方式展现了“爱”的主题,既温暖又理智。不仅有以苏书记和温院长为代表的党和政府的爱,还有草原母亲和草原父亲的无私爱,鲁超兄妹的兄弟之爱,满都拉和谢老师、佟家嘎和知青的跨文化爱,还有哈图和乌兰追求的中年爱。这些爱交织在人类的情感中,如尊重生命权、渴望爱和更好的生活,以及对生与死的开放。

叙事立场是新的。该剧站在大众化的角度,但也将宏大叙事置于场景的深处,弥合了微小叙事与宏大叙事之间的鸿沟。上海亲戚的“遗弃”被认为是一种无助的行为。电影结尾的《寻找亲人之旅》弥合了对“非正义”与“爱情”对立的误解及其带来的文化对抗,以及草原文化与城市想象的二元对立。它有机地统一了50多年来人物在温度耐受性方面的情感纠葛和负罪感。

当然,这出戏仍不完美。首先,部分情节稍有延迟,主线不够突出。第二,有些情节有破裂感。第三,一些情节没有很好地联系起来。然而,从整体上看,《民族儿童》巧妙地协调了艺术真实、现实生活和历史真实之间的关系,展现了民族团结和边疆之美的美丽画面,贯穿了现实主义创作理念,是近期现实主义电视剧的优秀代表。它也有望成为“走出去”和扩大国与国之间周边交流的杰作。


北京十一选五



上一篇:凯撒旅游:大股东变更为凯撒系,聚焦主业有望估值修复
下一篇: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天弘基金董事长一职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zaenah.com 江滨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