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今日跟进“降息”?LPR报价备受关注,利率或再度小幅下调

今日跟进“降息”?LPR报价备受关注,利率或再度小幅下调

更新时间:2019-11-01 14:20:02

来源/证券Times.com孙露露

在关注lpr报价利率变化的同时,更应关注lpr在银行贷款中的应用。

改革后的贷款市场报价(lpr)将于9月20日收到第二次报价,因为在本周一8000亿英镑全面下调的“祝福”下,第二次lpr利率肯定会继续小幅稳步下降。

根据各种观点,第二轮lpr报价利率持续下降的趋势主要由以下因素支撑:

首先,全面削减将降低银行债务方面的资本成本,并降低资产方面的lpr定价。

第二,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际融资利率需要进一步下调。lpr作为新发行贷款的定价基准,在第一次报价中有有限的下调,仍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

第三,通胀预期的上升将抑制利率下调。有人认为,9月和10月将是cpi的下降期,10月之后cpi可能会再次上升,超过3%,因此当前是降低lpr利率的最佳窗口。

从长期来看,央行lpr改革的目的是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疏通“货币当局调整政策目标利率(如mlf)-影响市场基准利率(无风险利率)-通过市场主体交易形成实际利率”的传导链。有趣的是,自lpr首次报价以来,市场对降低mlf利率以压低lpr利率的需求变得更加直言不讳。

那么,降低mlf利率是推动实体经济融资利率下降的首要任务吗?本周,中国央行没有在到期更新mlf时调整利率,而在美联储再次降息后,中国央行仍被搁置。因此,关于多边基金降息的讨论可能在不久的将来结束。

8月20日,新lpr的首次报价低于以前。其中,一年期lpr报价为4.25%,比上一年期lpr 4.31%和10个基点低6个基点;低于一年期贷款的基准利率。5年期lpr报价为4.85%。

面对9月20日即将到来的第二次报价,市场普遍认为,毫无疑问,报价利率将继续小幅下降。民生银行首席宏观研究员文彬表示,全面削减发放的资金将有助于降低该行的债务成本,预计该行的利润率将降低5bp。

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Zhang Xu)对《证券时报证券交易商中国》记者表示,第二次lpr报价的利率预计将继续下降趋势,下降幅度可能略大于第一次报价。此外,应该注意的是,企业的贷款利息成本不仅与mlf和lpr等价格变量有关,还与参照lpr定价的贷款数量有关。当前的任务不是降低多边基金利率,而是敦促金融机构使用lpr。如果没有大量基于lpr定价的贷款,即使降低mlf利率,也很难显著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一家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证券时报》(Securities Times)此前独家报道,随着lpr报价形成机制改革的实施,为了督促银行使用lpr定价,央行对银行发行的新贷款应用lpr制定了具体要求。对银行在新发放贷款中运用lpr的评估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首先,确定了三个评估时间点和“358”目标。具体而言,截至今年9月底,国家银行金融机构以lpr为定价基准发放的新增贷款比例不低于30%。截至12月底,上述比例不应低于50%;到明年3月底,上述比例不得低于80%。

二是将贷款利率竞争纳入宏观审慎评估。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通过协调设定贷款利率的隐性下限,否则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将实行“一票否决”。

记者了解到,银行间新发放贷款中lpr应用的普及程度存在较大差距。总的来说,大中型银行的合同文本修改和系统切换已经完成,lpr的应用也比较高,但小银行还需要做一些准备。因此,考虑到地方中小银行定价能力有待提高,上述“358”评估目标并不针对地方法人中小银行,包括农村商业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组织、村镇银行等。

在央行于9月17日恢复mlf时保持利率水平不变后,9月19日美联储在登陆当年第二次降息时,央行仍未选择跟进。央行宣布,为了对冲峰值纳税期、政府债券发行支付和地方国库现金管理到期等因素的影响,央行在季度末保持稳定的流动性。同一天,央行开展了1200亿元人民币7天逆回购和500亿元人民币14天逆回购操作,操作利率保持在2.55%和2.7%不变。当日未到期反向回购,实现流动性净投资1700元。

市场对降息的预期再次落空。然而,与17日mlf未能降息相比,市场对19日公开市场未能跟进美联储降息的反应相对平淡,债券和股票市场没有明显波动。

尽管业内大多数声音呼吁央行尽快降低多边基金利率,以促进lpr报价利率大幅下调,但也有许多反对声音。

张旭告诉记者,lpr报价的利差仍有很大的压力下降潜力,因此立即降低mlf利率意义不大。事实上,在大量银行贷款尚未参考lpr的客观背景下,lpr不应跌得太快,以免银行在转换基准时给予新贷款的初始浮动比率过高。在lpr报价利差没有完全压缩的背景下,目前的mlf利率不应下调,以更好地达到利用市场化改革压低贷款实际利率的目的。仅仅降低多边基金利率并不能阻止货币政策的传导。最紧迫的任务是敦促金融机构充分利用lpr。

张旭表示,lpr和mlf的利率变化本质上是不同的。完善lpr报价机制是通过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从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Mlf是货币政策的日常操作工具。它只是依靠降低最低还贷额来推低低利率,这背离了国务院提出的“促进实际利率大幅下降的改革措施”的初衷。

华泰证券研究报告(Huatai Securities Research Report)表示,这次不选择降低mlf利率可能有几个考虑因素:首先,降息刚刚落地,此时再次降息很容易导致市场对政策和流动性的过度预期,也会对汇率产生压力;第二,在低存贷款机制的推广刚刚开始,低存贷款的合理息差尚未稳定之前,低存贷款的下调将会产生有限的推动作用,浪费一颗“子弹”。降价之后,预计lpr在本月20日还有进一步降价的空间。中美贸易谈判仍在进行中,没有必要仓促行动。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确认为,经过前期整体降息和lpr利率机制改革后,降息政策仍处于观望阶段。央行坚持通过改革降低成本,以保持合理和充足的流动性水平,并暂时不愿意使用更密集的价格工具。

“在新的lpr报价机制下,mlf和lpr之间的价差不是恒定的,月度报价将根据资本成本、市场供求和风险溢价等因素定价。lpr第一次报价的下调幅度很小,目前一年期lpr报价为4.25%,一年期mlf运营利率为95个基点,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3.915%的贴现率为33.5个基点。理论上,一年期贷款利率与一年期贷款利率之间的利差仍有33.5个基点的最大压缩空间,因此,在使用降息工具之前,仍可通过进一步降低一年期贷款利率与一年期贷款利率之间的利差来引导贷款利率下行。”明明说。

在短期内,没有必要降低最低还贷利率来推动最低还贷利率下降,但最低还贷利率下降的窗口期将不会打开,直到在新贷款中增加最低还贷利率的应用。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分析师王亦丰表示,降息和mlf不会相互干扰,可以共同增强lpr下调的效果。在lpr报价过程中,价格以mlf+点差的形式报价,但mlf价格在定价模型中所占的比例不大,MLF的下降仅部分反映在资本成本中,而资本成本的其他部分的变化则反映在点差中。如果简单地降低最低存款准备金率以引导低利率明显下降,将直接挤压银行系统,银行将没有足够的动力降低价格。为了明显降低lpr利率,一方面,央行需要从基准利率入手,通过降低mlf利率来降低lpr利率;另一方面,也有必要降低资本成本或提高风险成本,释放政策红利,从而更好地引导贷款实际利率的下降趋势。

随着欧洲央行降息和恢复量化宽松(qe),美联储(fed)在今年登陆时第二次降息,今年又有近25个国家降息,新一轮全球货币宽松再次出现。尽管中国央行目前没有下调mlf等政策利率,这反映了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但由于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中长期降息空间依然存在。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羽对《证券时报》中国记者表示,降息不确定性的主要原因是通胀预期的约束。与9月份相比,11月份降息的可能性更高。因为央行还将在9月和10月观察两次lpr报价的结果。

2650亿美元的多边基金今天到期后,下一个多边基金将于11月5日到期,届时央行的持续操作将成为另一个观察是否降息的重要窗口。


一定牛彩票网



上一篇:科华恒盛股份有限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决议
下一篇:跨境电商汇率风险上升,第三方支付竞逐避险产品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zaenah.com 江滨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